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电玩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电玩网

电玩网:拔油的痛苦让詹堆的记忆依然清晰

时间:2021/5/3 8:53:33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14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占堆,58岁,1992年成为一名加油站工人。占堆回忆说:“当时,石油运输必须依靠铁桶,加油用的是手动油泵和油尺。”拔油的痛苦让詹堆的记忆依然清晰。他说:“从那曲市到双湖县有500多公里。它们都是土路。到那曲取油大约要一个月。如果遇到下雨或车辆故障等问题,会延迟一到两个月。这是常有的事。”占堆说,为了防止各种突发事件,他...
占堆,58岁,1992年成为一名加油站工人。占堆回忆说:“当时,石油运输必须依靠铁桶,加油用的是手动油泵和油尺。”

拔油的痛苦让詹堆的记忆依然清晰。他说:“从那曲市到双湖县有500多公里。它们都是土路。到那曲取油大约要一个月。如果遇到下雨或车辆故障等问题,会延迟一到两个月。这是常有的事。”

占堆说,为了防止各种突发事件,他每次拉油,都要准备一两个月的糌粑。

在人手严重短缺的情况下,战堆一个人就承担起加油、出纳、加油、计价器的工作。一会儿,为了保证加油站的安全,他撞到了地上,睡在了加油站旁边。1997年,双湖县发生了严重的雪灾。在运输和装卸油时,他的手脚严重冻伤。

想到自己所遭受的苦难,战堆说:“这就像工作一样。忍一点苦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不管多晚或多冷,我们总是会起床欢呼”

在春天的季节里,双湖县依然枯黄,寒风呼啸。

到了晚上11点,双湖县的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,街道上更空无一人,但仍能看到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忙碌着。

双湖县加油站是方圆400公里内唯一的加油站。为了保证牧民使用石油,我们24小时开放。双湖县加油站的负责人Cidan Bazong说。“只要有一辆车加油,不管有多少个寒冷的夜晚,我们都随时起床加油。”
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电玩网)